如何看待取消住房公积金的建议?住房公积金的改_

您好,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我们致力于打造武汉本地最火爆社区!

如何看待取消住房公积金的建议?住房公积金的改

2020-07-31 08:40分类:武汉楼市 阅读:

 

如何看待取消住房公积金的建议?住房公积金的改革方向

近期,关于取消住房公积金的建议引起激烈争议。有人主张将住房公积金改为年金,由强制变为自愿。此建议的良苦用心看似是为企业减负“开药方”,实则与中央关于住房公积金改革的方向南辕北辙,与人民群众对改革的期望背道而驰。不可否认,住房公积金制度需要改革完善,但方向应是保障普通民众的利益,满足大多数人的需求,促进社会制度的完善,实现进步与繁荣。否则,一旦方向错误,将会付出极高代价。一些不经深入思考和反复论证,依靠影响力吸引眼球的做法都是哗众取宠,甚至是“挖坑。

如何看待取消住房公积金的建议?住房公积金的改革方向
如何看待取消住房公积金的建议?住房公积金的改革方向

如何看待取消住房公积金的建议

一、取消住房公积金是否影响个人收益

有人认为,取消住房公积金,公积金变年金,个人收益不会减少,只会增加。事实果真如此吗!

假设月薪5000元。单位按12%为个人缴存住房公积金,每月就是600元,每年7200元。年末个人获得1.5%的利息,就是108元,本息合计就是7308元,收益率12.18%。如果取消住房公积金,变为年金,个人年收入直接减少7308元。为了个人收入不减少,必须在单位缴纳的年金中按同等比例划入个人账户,也就是12%。那么,单位年金缴费比例为8%,个人缴费比例为4%。即使将单位缴费全部计入个人账户,仍有4%缺口,意味着个人利益受损4个百分点。在人口老龄化的今天,统筹账户本来就接近收不抵支,如此这般操作等于阻断了统筹账户基金来源。

不仅没有解决养老金问题,反而使统筹账户更加捉襟见肘,所面临的压力更大。如果计入个人账户的年金比例不变,仅靠进入资本市场运作弥补因取消住房公积金对个人利益的影响,对年金运作的收益率必须达到12.18%才可平衡。如此高的年金收益回报在年金历史上从未出现过。面对降息压力,未来也没有这种可能。所以,仅靠直接算账就能明白,所谓“取消公积金,改为年金,只要投资合理运作,就会带来更大财产增值”,纯属忽悠。

如果将已经发生的公积金贷款考虑进来,取消公积金制度损伤更大。有人认为,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对已经发生的公积金贷款可以按照一定比例优惠政策转化为商业贷款。要知道,商业贷款利率在5.5%左右,住房公积金贷款仅为3.25%,相差2.25个百分点。如果住房公积金贷款30万元25年,转为商业贷款借款人就要多付16.875万元的利息。对收入本来就不高的借款人来说,则增加了一笔巨额负担。仅仅依靠政策优惠消化这一利差负担,几乎没有可能。因为公积金低息贷款属于政策性住房金融,是政府的责任。商业银行以追逐利润为目的,不可能承担这一利差。通过政策优惠消化不外乎依赖于财政。但是,当前企业减负的大环境直接影响税收,依靠财政完全补贴很不现实。即使财政给予部分补贴,个人巨额利息负担依然消除不了。所以,认为“取消公积金,个人收益不会减少”,纯属算错了账,只会加重普通职工的经济负担和生活压力,给政府添堵。

二、企业减负是否必须取消住房公积金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前提下,通过为企业减负发展实体经济,成为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稳定、保基层运转的热门话题。但是,为企业减负有多种途径,取消住房公积金并非唯一。比如,改变企业高管的薪酬考核评价体系,将企业生产增长、税收贡献大小、职工薪酬及时足额发放、职工奖金增减、新品研发、科研攻关等指标,与企业管理层年薪待遇挂钩,按各项指标计分,按分值提取,按企业领导人职务高低、责任大小、贡献多少发放,促使薪酬体系更加精细合理。甚至适当削减企业高管薪酬,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起到为企业减负的效果。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2018年领衔企业四大高管职务薪酬榜首的分别是:方大特钢董事长3169.67万元;安迪苏总经理3296万元;中信证券财务总监1566.87万元;万科A董秘849.2万元。2018年A股上市公司3583家,高管薪酬总计272.67亿元。其中,方大特钢1.68亿元位居榜首。同期,A股公司职工薪酬总计39956.9亿元。其中,员工平均薪酬低于5万元的625家,占17.44%;在5-10万元区间的1086家,占30.31%;在10-20万元区间的1866家,占52.08%;仅有6家员工平均薪酬超过100万元,占0.17%。从数据看出,企业高管与普通员工之间薪酬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也可以大致判断出企业高管与一般员工个体薪酬在成本中的比例。

所以,改革企业高管薪酬体系,可以避免企业管理层与普通职工收入差距过大,流扭转即使企业亏损管理层巨额年薪一分不少的局面,营造良好劳资关系,调动全员积极性。如果为企业减负只盯着住房公积金,实则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一旦取消公积金,职工的财产性收入明显减少,直接损伤大部分员工利益,影响退休后用于补充养老。同时,职工低成本解决住房的渠道被斩断,实现住有所居变得更加渺茫。所以,为企业减负,保护大部分职工的利益才是王道。管理层要发扬同甘共苦的优良传统,遇到困难自己首先带头“不吃肉”,而非一味的在职工利益上“动刀子”。否则,就背离了发展的终极目标。

三、年金是否可以替代住房公积金

年金包括企业年金和机关事业单位的职业年金。住房公积金与年金在缴存依据、缴存计算及其方式等方面,具有相同或相似之处,但是否可以用年金取代住房公积金则值得深思。

首先,住房公积金覆盖范围广于年金。住房公积金在城镇所有单位在职职工中强制建立,在灵活就业人员中自愿建立,覆盖了全体劳动者。年金中的职业年金只覆盖机关事业单位,企业年金采取自愿缴纳,仅仅覆盖了部分企业、部分职工。住房公积金制度设计让人人受益,覆盖范围涵盖年金,但年金涵盖不了住房公积金,因而年金代替不了住房公积金。

其次,住房公积金是为解决和改善职工住房条件建立的长期性住房储金,具有住房保障和补充养老功能。年金是为增强职工退休生活保障能力而建立的补充养老制度。在制度功能上,住房公积金通过购房提取发挥自我保障功能;通过长期低息贷款获得互助保障;退休后个人账户本息全部用于补充养老,具有补充养老功能。住房公积金的多功能保障,让年金这种单一功能的保障制度望尘莫及。所以,年金代替不了住房公积金。

上一篇:武汉融创望江府有升值空间吗(学校+房价+交通)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